City Scope Hong Kong

初入社會心聲記

初入社會心聲記

或許你會認為,畢業了就代表解放了,接下來便是投入社會,大展鴻圖,實現夢想,所有的一切都會朝向最精彩的一面發展——不能說這樣的想法完全錯誤,只是在現實的生活裏,所有的一切都不會那麼地理所應當。畢業季的到來著實讓我異常興奮,興奮於自己終於完成了自己的「大學使命」,有始有終地結束了大學生活。隨即,我便開始憧憬著、幻想著所有未來美好的一切——得到一份自己熱愛的工作;可以隨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;擁有自己享受的生活模式。但是所有現在在我生活裏發生的一切距離我想像的一切甚遠,不能說糟糕,但是我並不適應。

畢業後,除了有因「解放」的興奮感之外,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迷茫。其實,迷茫感在我們人生的不同階段都會或多或少地存在著,這屬於自然現象,而畢業後隨即引來的便是人生迷茫的另一個開始,面對沒有道路的方向,我著急著不斷尋路——忙著思考以及計畫自己人生的不同去向;忙著在各類求職網站上找工作;忙著往不同類型的公司投簡歷……慶幸的是,作爲畢業季其中的一個忐忑者,在迷茫中前行的我得到了一個被推出舒適圈的機會,而我也「被迫」地接受了它,這裏用到「被迫」二字,緣由於一開始當我被告知有這麼一個工作機會時,我是極其反抗的。那時的我在做著一份補習社的兼職——習慣了那裏的人事物;習慣了只需要工作半天的工作模式;習慣了有自己隨心所欲的「鹹魚」時間。

所以當我被通知有工作機會時,我整個人是矛盾的,一方面覺著終於有一個可以提供學習的工作機會,讓我真正地去體驗「成人」的工作生活;一方面卻覺著不想離開自己當時的舒適圈,不想失去自己可以隨心所欲的時間。最後,我去了面試,然後我得到了工作——一份意料之外的工作。我以為這就是美好的開始,所有的一切都會朝著美好想像的一面發展,但,我錯了,因為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起點而已,就像小孩學習走路般,我也在我道路的起點上開始去體會更多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剛開始工作的這段日子,我一方面享受於學習不同領域的事物,一方面卻處在深深地自我懷疑當中,這包括自我的能力以及自我的待人處事方式。在自我能力方面,由於自己是社會上的「新鮮血液」,對於很多不同的工作領域完全處於未知的處境,我經常感到手足無措,而這樣的手足無措感隨著我的害怕出錯而愈發地擴散,讓我經常處於一個緊繃的狀態。我初時以爲作爲「新手」的我是可以被允許在工作中犯錯的,因為我只是「新手」而已,而且每個同事在我面前都盡顯友善,一直在重複著「犯錯並不是什麼大問題,不要緊張,所有的錯誤都是可以被解決的」。但其實不然,在我工作了一段時間後,我發現所有別人說的「沒問題」都只是禮貌性地一說罷了,當錯誤真的發生時,所有的「沒問題」都是有問題,因爲成人的世界裏所有的行爲都背負著責任,一旦你犯錯了,無論那個錯誤是多麽地渺小,它都會在你身上成爲別人可以說三道四的「污點」,所以,作爲剛出社會的我們,能做的就是不斷地學習,從別人的身上汲取經驗,增長自己的能力,避免犯錯。

在待人處事方面,由於自己的性格一向都是直來直往,所有的喜怒哀樂都很容易地被寫在臉上 然後 顯示在別人跟前。我初時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,因為覺得那是真正的我,我沒有必要去掩飾。但其實不然,在工作了一段時間後,我發現自己情緒的直接暴露、不懂僞裝成爲了自己被曲解的「催化劑」,然後更被人用於添油加醋化。在一開始,所有人都會在你面前戴著一副非常友善的面具,讓你以爲你可以相信他們,可以在他們面前做你自己。但其實這樣的想法是極其幼稚的,因爲工作的世界裏沒有人想要瞭解真正的你是誰,而你所應該要做的是懂得在不同的場合佩戴不同的面具,有時候「逢場作戲」也是一種工作的能力,即便你深知別人在你背後的把戲,你也要懂得在他們面前顯示你對他們的「喜歡」,同時也要接受並不是所有人都得喜歡你的事實。在成人的世界,儘量做好自己的分內工作,好好地成長,發揮自己的能力,其他的,真的不必看得太重。

初入社會,所有的不適應都會一湧而來,但我想,每個人都會在此道路上走一趟,然後才能慢慢地得到成長!